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ouchongshan75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闻春友君回忆挑河工有感  

2013-12-20 20:59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淮沭新河未去挑,洪泽翻水站倒是挑过。其实水利工程嘛,无论是洪泽还是蒋埧、是淮沭抑或是大运河,对于挑夫来说,就是搬土。
是吧?高处搬到低处,低处搬到高处,至于那些水利工程的名称、位置、意义乃至大标语、口号,只是少数人吆喝的代词,我们就是挑。水目君说得很具体: 一边三大锹,你就把它送到坡上再回来,再耒一边三大锹。现在说说很容易,舌头一拨弄,现在听听也简单,水利工程嘛。可是如果你没挑过,让我告诉你:当肩膀上血肉联着衣服时,早上的第一担压上肩,是要喊一声口号的。喊什么腔调嘛,那就花腔秦腔都可。
记得在翻水站挑河工,工程抢进度,夜里三点半起来挑到天亮吃早饭,土方量用石灰粉划好,不挑完是别想离开的。一天二斤七两米又哪里夠吃?吃饭后总在食堂附近转,等着厨师铲锅巴的声音,一旦响起,赶紧假装有点事情进去说话,总能分点嚼嚼。睡觉的窝棚就是人字棚,好在是公路边,有斜坡,不太潮湿,地上铺点草,躺下就呼。虽然条件这么好,我的挑友小板鸭还是在某天早晨突然不能爬起床。据说是因为地潮,久睡受了湿气。该君命好,过了几天突然又发作急性盲肠炎,送去开刀后休息了好多天,我听说后好羡慕,自己在身上找了多处,除了肚子老是感觉饿,没有发炎的地方。四顾怅然,再去挑。
因为靠公路,也有不便,就是每天晚上食堂分一桶热水洗刷,提着到处转,无处可洗。只能在天幕下站在桶边赤条条从上淋到下。好在收工后已天黑看不清,只是过往車辆不自觉,总用車灯照我们。想想也不能怪人家,谁叫我们站在柏油路面上。那天我正在认真洗澡,一辆客車驶过,車头大灯有点象舞台上的聚光灯照着一个得意的名演员。在車上人惊诧的目光中,我把一桶水从头顶浇下。现在回忆,仍有豪迈感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